第五十一章 帝城44 请等等我(1 / 3)

混沌亭 er7 2514 字 5天前

一城皆融为血水。痯

黑色的铠甲与红色的鲜血相融,是黑与红碰撞出来的另类相配,是以近万人的生命绘制出的阵盘。

而在那漫天血色淹没那脆弱的墨线之后——

这座昔日一方势力的繁华都城,彻底沦为了人间炼狱。

以城为牢,皆血色弥漫。

“呵···”

墨鸢身后传来一身轻笑。

脚步声渐近。痯

墨鸢艰难的回头。

玄执居高临下,轻易的看见了少女胸口的匕首。

他俯身坐在墨鸢身侧,在背后环住已经无法维持跪坐姿势的墨鸢。

红衣交融,仿佛这一缠就可以缠一生。

在墨鸢突然在袖中掏出一把匕首刺向胸口时,他便知道自己输了。

即使在前一天用棋局暗示他会毫不留情的阻止她,这是她的必输之局,她也没有停止。

在墨鸢以心头血喂养阵盘时,他看清了她计划。痯

本为上上吉的祈福阵,布好后用心头血强行破阵——

以身祭阵,阵皆可破。

强破大吉,则为大凶。

给予福泽瞬间变为夺取福泽。

以这一方阵盘为眼,用人的气运寿命扩大其威力,从而夺取更多的力量,从而血漫城池。

所以你想做的事,需要献祭这一座城的人。

包括你自己。痯

为了他啊。

玄执轻揽怀中的少女,轻吻她的发顶。

温柔缱绻。

如果忽略掉他快要压制不住的偏执与疯狂的话。

墨鸢已经没有什么生气了,只能像木偶一样受玄执摆弄。

“鸢儿”

“这是我爱你的第五年。”痯

“你看,他陪了你五年,我也陪了你五年,”

“你为他动心,为他痴狂,为他变成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没关系,以后你喜欢我好不好?”

怀中少女并没有回应他。

不知过了多久。

只有怀中还温热的身体告诉玄执她还活着。

突然,墨鸢及其缓慢的,用尽全身力气抬手指了一个方向——痯

“阿忱···在看我呢。”

玄执缓缓抬头,望向墨鸢指的那处。

那并不是幻觉。

在目光所及的那里,缓缓出现了一座城门,与城门外的——

一个人。

五年不见,只有他还是那样清风霁月,一人,一弓。

他大步向前,无畏而又决绝。痯

突然,他停下脚步。

向一处望去。

而这一望,正好对上了高台上少女的目光。

······

天色渐晚。

墨色高台之上,倚坐着两个红色身影。

衣袂翻飞,纠缠不清,若即若离。痯

若此时有人看过去,一定认为是一对相爱的男女在相拥观赏日落残阳,漫天红霞。

但是这座城已经不会有人路过了。

血色,不只是天边晚霞。

而男女,早已在墨鸢抬手低语间只剩玄执一个人。

他一个人,如同一开始承诺的一样,看完了整个祭祀典礼。

在天边场景中的那人彻底消失不见之时,像是与之呼应的,他怀中早已冰凉的少女也在慢慢消失。

玄执一动不动,他阻止不了,也无法阻止。痯

终于,怀中只剩一身浸满鲜血的衣袍。

与彻骨的风。

玄执微微勾起一抹笑容,缓缓张开双臂——

即使你成为了一阵风,我也要拥你入怀。

风吹过后世界沉寂,玄执终于支撑不住,一口鲜